www.388.net
[齐鲁网]山东路桥在哈萨克斯坦修路,后面跟了整条产业链
浏览次数:日期:2018-07-24

这是中国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与哈萨克斯坦“光明大道”新经济计划对接后,中国企业在哈萨克斯坦参与的首条公路改造工程。

作为见证者与参与者,从山东路桥这个窗口,大家能看到一家省属企业在一带一路上的成长历程,以及中哈间的相互融合。

联合舰队抱团出海,拿下哈最大公路改造项目

6月1日,山东高速集团旗下的山东路桥进军中亚的第一个项目、哈萨克斯坦TKU公路改造项目开工,山东路桥负责其中85公里的施工,合同金额5.6亿元。

在阿拉木图州府塔尔迪库尔干市的工地,工人们正在搭建营地。为了开拓这个桥头堡项目,2017年3月,山东路桥在哈萨克斯坦注册成立分企业。

这是山东路桥成立的第四家海外分企业,企业在阿拉木图郊区租了一座楼办公生活用。记者前去采访时,还吃到了山东路桥员工自已蒸的大馒头。大家工余还在院子里种菜,当地蔬菜品种少,一斤西葫芦10元人民币,比牛羊肉还贵。

40岁的李传贵是山东路桥海外企业总经理助理,负责哈萨克斯坦项目。在安哥拉时他也种过菜,当时连网络也没有,他就把工地上医生的医书拿来看打发时间。

此次山东路桥加入的是中信建设联合舰队,其他五家承包商分别是中铁、中建等国字号,山东路桥是其中唯一一家省级企业。

这是一带一路上的常见阵型:由中信这样的大国企作为总承包商打头阵,带动基建产业链上的一系列中国企业抱团出海;国开行、中信保这样的国家政策性银行和保险企业带着中国资本殿后。

2006年山东路桥首次“出海”,就是与中信合作,参与建设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项目,这是一条横贯阿尔及利亚,长达1000多公里的交通大动脉。但在两年后的越南项目上,山东路桥就单飞了。

“在央企羽翼下,永远体现不出自己的价值。”山东路桥总经理周新波说,独立中标是对山东路桥整体实力的检验,现在企业很多项目经理可以直接用英语进行商务谈判。在哈成立分企业,就是希翼山东路桥以哈萨克斯坦TKU公路改造项目为桥头堡进行包括哈在内的中亚5国建筑市场的二次开发,诸如石料、沥青加工、预制件等公路基建的上下游产品,在当地扎下根基。

在哈基建市场,土耳其企业是个强劲对手,但土耳其企业一般是资金到位后才接项目,而中信搭建的是联合舰队,坐拥6万亿资产,融资、商务谈判是强项,山东路桥强项在建设,融资优势让中方更胜一筹。今年4月,中信银行收购了哈最大商业银行哈人民银行旗下阿尔金银行60%股权。

扛着摄像机考察中国高速路,对服务区和收费模式最感兴趣

哈萨克斯坦国家公路股份有限企业来山东路桥考察

2017年7月,由哈萨克斯坦国家公路股份有限企业副总裁带队,对中国高速产业的建设投资和运营情况了进行考察。

考察团扛着摄像机,将山东高速集团从修路到高速路运营管理拍了个遍。当他们得知山东高速德州服务区一年营收达3亿元人民币,非常惊讶,对服务区运营,高速路收费模式产生了浓厚兴趣。

在曲阜工地,他们考察了山东路桥在全国独一份的沥青再生技术。一趟车开过去,对原有沥青路面翻松,加10%新料,就碾压成一条崭新路面,原有沥青充分利用。这项工艺近几年才在中国广泛推广,“中国有过先污染后治理的教训。哈萨克斯坦基建刚起步,用这种环保技术就不走弯路了。”周新波说,走一带一路,绝不是输出过剩产能,而是要找出互补性,把中国优势产能输出去。

现在,中国和欧美高级路面都采用沥青玛蹄脂这种材料,此次在哈施工,山东路桥就在推广使用这种高级沥青混合料材料。而中铁帮助哈萨克斯坦建的第一条轻轨,采用的是全自动无人驾驶技术。哈方为推进这个项目,修改了4部法律。

“大家不是在国外做中国工程,大家是做国外工程,就要中外融合。”李传贵说,前苏联解体前,卫星发射中心设在哈萨克斯坦,这个国家发展速度有些慢,但技术积淀很厚重,专业分工非常细化,工程专业要读6年,目标就是培养专业人才,包括人力招聘资源工程师全部持证上岗。

哈萨克斯坦对劳务工签审核很严,管理岗中哈配额是1:3,工人是1:9,按照目前用工比例,这意味着仅山东路桥就给哈方提供400个就业岗位。在项目中,中方派遣的都是技术工人,劳务工签制便于哈方工人向中方学工程施工技术。

不光是修路,更是输出产业链、输出中国制造

随着哈萨克斯坦作为新亚欧大陆桥经济走廊腹地的“通道价值”日渐凸显,从去年开始,哈公路基建进入高潮。

哈萨克斯坦官方网站显示,2016年,中国通过哈萨克斯坦向欧洲运送了3507列货运列车,给哈方带来了包括通关费用、跨境物流、交通食宿、加油等“通道红利”。

而在中信总承包767公里的道路工地上,山推的推土机、山东临工的挖掘机、山东建机的水泥场站、中国重汽的运输车随处可见,光山推的推土机就有20多台,每台价值六七十万。今年3月,中国重汽还中标了新兴企业哈萨克斯坦公路建设所需车辆采购项目,包括自卸车、牵引车等近200台。而2017年1-5月山推对哈市场发货量较2016年同期增长近5倍。

“这不是能挣多少钱的问题,体现的是市场影响力。”李传贵助理说,这里的工程机械以前都是美国卡特彼勒、日本小松的天下,现在“中国制造”进场了。

这些中国设备的进场,又带动了一批国内配件商的跟进。在阿拉木图,就集结了不少做中国重汽配件的国内进出口贸易商。

“‘中国制造’能进入哈方基建市场,是因为中信这样的大国企拿到了大项目。中信能拿到项目,是因为中国做了‘一带一路’这个局。”周新波在国内接受齐鲁晚报记者采访时说,中国企业走一带一路,帮当地修路,来的是一个产业链,不光是技术输出,也是产业的输出,更是中国制造的输出。

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记者了解到,古代的丝绸之路分南线和北线,其中北线经过哈萨克斯坦,南线走吉尔吉斯斯坦。后来北线弃用,现在哈方倡议的“光明大道”,相当于要恢复丝绸之路北线。

在这盘大棋局中,中国的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与哈萨克斯坦“光明大道”计划不谋而合。

根据哈公路发展纲要,到2020年,哈拟建4000公里一级公路,还将建设并改造7200公里的公路为二级公路。山东路桥海外企业总经理王力说,哈萨克斯坦国土面积272万平方公里,相当于17个山东,人口只有1820万,每平方公里不足6人,哈国汽车保有量增速支撑不了一个庞大的公路网络,正准备启动的七个项目连接的是国内几个重要城市,预计整个公路基建周期将持续二三十年。

在哈萨克斯坦,目前中信拿到的这个路桥项目金额最大,但山东省一年光公路建设就有几百亿投入,相比之下哈基建市场一年规模并没有多大。

“不过,只要它一动起来,上升趋势会很快。”周新波说,现在,哈萨克斯坦公路基建属于刚起步,稍微有些助力,这个国家就起来了。

2012年,中国政府在上合组织峰会上承诺,向中亚提供100亿美金贷款,主要用于中亚地区的铁路、公路、光缆、石油天然气管道等基础设施建设。现在,这些项目正在逐步落地。

“一带一路对中国所有企业来讲,都是利好消息。”周新波说。

“一带一路”沿线65个国家绝大多数为发展中国家,在基础设施、轨道交通、城市综合开发、贸易等方面存在大量投融资机会。仅基础设施一项,未来几年就存在数万亿美金市场空间。公开数据显示,2017年一带一路沿线66个国家和地区核心基建领域投资总额超过4930亿美金。

哈萨克斯坦通道价值凸显,双西公路何日可待

连云港—欧洲的全程高速何日可待?

这里指的就是众所期待的双西公路。

2009年,“西欧—中国西部”国际公路(简称双西公路)建设启动,这条国际公路运输线东起连云港,西至圣彼得堡,途经中哈俄三国数十座城市,总长8445公里,其中俄罗斯2233公里、哈萨克斯坦2787公里,中国3425公里,主要保障中国—哈萨克斯坦、中国—中亚、中国—哈萨克斯坦—俄罗斯—西欧三条走向的公路运输。

现在中国至欧洲货物98%是通过海路运输,双西公路开通后,将成为亚太国家到达欧洲市场的最短运输路线。而哈方则称,中哈(连云港)物流合作基地投产运营,哈找到了东出太平洋的最近出口。

2017年11月18日,国道218线霍尔果斯口岸段公路通车,这标志着双西公路中国段全部贯通。目前,哈境内路段已完成1728公里公路改造工作。

那么,双西公路何时全线贯通?

一条国际公路运输走廊的建设进度,受地理环境、国内经济、国际政治环境等多重因素影响。周新波讲了这么一个故事。

2008年,山东路桥拿下越南河内—海防高速公路一个标段。这是越南的第一条高速公路,一修8年,直到2015年才部分通车,先行通车的仅20余公里,其中15公里由山东路桥承建。

由于是越南首条高速公路,设计请的是德国、加拿大的工程师,咨询监理来自澳大利亚,分包商来自于各个国家,开一次会,各种翻译,效率极低。

“但即便这样,他们也在学习,学习中国经验,来回研究。”周新波说,后来山东路桥在越南南部又中标了一个项目,这条路三年就修好了。

而中国在哈萨克斯坦首都阿斯塔纳宣布“一带一路”倡议不是没有理由的——中国通往欧洲的道路横穿中亚。

随着丝绸之路经济带铺开,哈萨克斯坦横贯东西的通道价值凸显。打造地缘纽带,需要修建一大批高等级公路、铁路。1991年苏联解体后,哈公路建设处于半停滞状态,路况条件差。在这个世界最大内陆国,汽车是最常用交通工具,一个家庭至少两辆车。

目前哈人均GDP1.3万美金,是中亚最富有国家,但即便倾全国之力建成一套庞大的公路交通网络,仅凭本国1820万人口创造的内需,不足以支撑其运转。要是将这条内部纽带拓展为整个亚欧大陆陆上连接的有机组成部分,局面就大不一样。

目前,中信总承包的这条总标段767公里的公路,以阿拉木图省府塔尔迪库尔干市为起点,向东延伸至乌斯季,乌斯季往东至俄罗斯境内,经过新西伯利亚到莫斯科。

要想富,先修路。这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以来在中国上演的财富故事,而现在在哈上演的,不仅仅是个财富故事。

(齐鲁晚报·齐鲁壹点特派记者 蔡宇丹 张玉岩 发自阿拉木图)
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